欢迎访问杭州博型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全国咨询热线:13018908486(何金洪|微信同号
当前位置:首页 > 三维世界 > 3d打印新闻资讯
资讯
为您推荐

3D打印技术对雕塑的影响|杭州博型3D打印

发布时间:2021-03-22

浏览次数:13307

    杭州3D打印服务中心.jpg

今天无论是科技还是3D打印都已经不是新鲜的短语了,大商超,艺术馆等很多的公共场所里,我们都已经可以看到科技产品,可以看到3D打印机。 3D打印的物品了,或者见到过3D打印的很多小物件,但是你们知道3D打印的大型雕塑吗?作品再次引发了公众关于3D打印技术会给雕塑界带来怎样影响的讨论。

卧佛.png

徐震 《永生(卧佛)》

《长生不老(卧佛)》是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NGV)有史以来最大的展览作品,创作时间超过800天,是一件18米长,12吨重的雕塑。中国传统造型的卧佛,以侧卧姿态躺下,四面围成一圈,或攀爬,或由此,或凝视,或仰望,共有十五个典型时期的古典人物造型,来自古希腊,古罗马,文艺复兴和新古典时期,分别是垂死的高卢人,法尔内塞赫拉克勒斯,夜,昼,受伤的阿喀琉斯,波斯战士,酒神女祭司,克里斯托弗·德的陵墓雕塑,跳舞的农牧之神,蹲着的阿弗洛狄忒,那耳喀索斯,垂死的斯巴达,坠落的伊卡洛斯,河和克罗托那的米罗,云云总总,热闹极了。根据艺术家本人的说法,这个中西结合的雕塑象征着“世界的和谐共融”。

据介绍,这一佛像并非全部运往澳大利亚,而是被切割成许多小块, 3D打印后运往澳洲展览馆布置,然后再组装。创造要花八百多天,运输要花七个月,中国整个作品的主体卧佛雕像是艺术家徐震根据中国涅盘石窟中的卧佛雕像的3D扫描图像复制而成。这个巨大的、、费周章的,恢弘的作品在布置的同时,不负众望地吸引了人们的目光。

在纽约自由岛上举世闻名的自由女神像,也是在法国经过十多年的设计和锻造之后,被拆成碎片,分装过大西洋,然后运到纽约的。又用了一年的时间,把它建起来了。 “自由女神”是金属女神,以一百二十吨钢为骨架,八十吨铜为表皮,再用三十万个这位女神外表的设计灵感来自雕塑家巴托尔迪的母亲,右手高举象征自由和光明的火炬,左手则以巴托尔迪妻子的手臂为蓝本。地标建筑,它是由法国赠予美国的,以祝贺独立百年,这样,再“聚沙成塔”的分解再集中的方式,在彼时不失为一个明智的做法。在所有的大型3D打印项目中,都是先把零件打印出来,然后再进行后续的安装,不知是否能从中获得一些灵感?

  再看先前《永生(卧佛)》的大型雕塑会发现,这并仅有一个简单的扫描复制打印的项目,其中蕴含着艺术家本人对于多元世界,对于动荡世间的和谐与包容的思考。巨型千佛与十五座小型西洋雕塑之间存在着某种意识形态的互动关系,吸引着观者去探索内在的关联与冲突。 (卧佛)》做背书,一件艺术品只要能够引发观众对于艺术家创作心路的探索求知,就已经不愧于艺术二字了。

从远古时期为图腾崇拜开启了雕塑的造型艺术开始,古代希腊和罗马时期的雕塑注重力与美的结合,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对透视学和解剖学有了进一层的深刻理解,同时期东方的雕塑大受佛教香火的熏陶,二十世纪的雕塑艺术分裂成立体派,未来派和构成派,更追求个性与象征意义。随随便便着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和人们观念的颠覆进步,雕塑的形式变得更加多样,声光雕塑,动态雕塑,软雕塑等等层出不穷。

3D打印技术在雕塑领域的运用还促进了雕塑材料的更新。3D打印材料多样,有尼龙,铝,树脂等,不同的材料会带来不同的视觉效果。 ,也是传递思想的媒介。材料运用得当可以加强作品的表现力,使用什么材料创作雕塑对于雕塑家来说是十分重要的。3D打印技术的发展,各种新材料的不断涌现,为雕塑家提供了更多选择。

 

  空中的地震波动图

  艾克曼( Janet Echelman)的空中渔网雕塑。珍妮特的“渔网”系列作品使用了一种极为特殊的材料,坚韧,有弹性,不褪色,同时又能抵抗在一次印度海岸边的散步途中,珍妮特透过司空见惯的渔网看到了全新的雕塑形式。灯光和自然界难以捉摸的风的互动之下,珍妮特的“渔网”瞬息万变,魔幻主义色彩喷薄而出。笔者有幸在美国波士顿肯尼迪绿廊大道上一处珍妮妮特的作品《 1.8》真容。白天日照丰富,映衬在万里无云的蓝天下,巨大的网状编织物仿佛捕捉了穹顶之下所有的欢声笑语一样无害且天真烂漫。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在五光十色的灯光和漆黑的夜色加持下,褪下了白日的和颜悦色,眼前仿佛是深海里张牙舞爪的斑斓水母,是最初孕育人性的神秘疾病,是瞳孔的突然放大和心脏跳动的骤然加速,是顿感身而为人的渺小,迷幻又失真。

 空中的地震波动图.png

珍妮特《 1.8》来到北京

  资料显示, 2011年日本地震海啸之后,地球的自传加快,那一日的24小时缩短了1.8微秒。成3D图像,作为设计此件雕塑的蓝本。此件空中雕塑也可命名《 1.8》。

  由此仿佛窥得得徐震的《永生(卧佛)》与珍妮特的《 1.8》,两件外观似乎毫无关联的雕塑作品之间的共通相邻,都是乘一叶科技的扁舟,具有3D数字化技术,从或具象的石窟卧佛,或抽象的地震变换中获取灵感进行二次创作。雕塑有别于其他艺术形式的重要特点就是其立体性,是一种三维空间里十分具象的造型艺术。而3D数字化技术是基于数字化平台的现代工具性基础共享技术,是推进工业化与信息化融合的发动机。 。从徐震和珍妮特的背景资料来看,两人的经历也有重合相对,而不是雕塑一隅,都是不甘寂寞的跨界艺术家,在信息爆炸的时代如鱼得水,拥有极强的整合徐震的艺术实践涉及绘画,雕塑,机械装置,录像,摄像和行为等;珍妮特则拥有研习中国书法和丹青绘画的经历,同时精通编制,绘画,雕塑等技艺。十一世纪的艺术家如何才能在泱泱众生中跳脱出来?仅仅是某方面技艺精湛是不够的。而由于艺术家这个职业的特殊性,又不能用技多不压身一言以蔽之。列夫。托尔斯泰曾经说过,“艺术不是技艺,他是艺术家体验了的感情的传达”。这里似乎能回答此标题的问题了,3D技术可以帮助艺术家们在雕塑这一造型艺术的媒介上更好地传达自己的体验的感情,并且能避免雕塑中过多的“匠气”。

  新媒体时代技术革新与破坏性创新

  商业管理中有一个术语叫做破坏性创新破坏性创新,是由美国学者克莱顿。克里斯坦森于1995年首次提出来的。用一个历史上简单的例子来解释,影响了纺织界历史进程,甚至在工业革命发展史上也有这举足轻重的一部分的珍妮纺织机在刚开始问世之际并没有得到应有的追捧。相反的,当时的执政者在见证了珍妮纺织机成倍提高的工作效率之后依然认为这是一个邪恶的发明,将会使万千纺织工人失去工作。这就是典型的破坏性创新,转化为工业化巨轮一路的碾压,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这个术语暂时并不适用于此处的话题,就像汽车的发明并不能称为破坏性创新,汽车的量产才是。然而由于技术和经济条件的限制,汽车的量产具有相当高的门生物学,历时很久才真正实现。

  那么假设3D打印技术普及到个人,是否能够解决破坏性创新呢?笔者内心的答案是否定的。以辅助性的艺术创造媒介并没有任何杀死传统的创造力,同时很多材料上的限制也可以进行3D打印技术在雕塑行业的应用多了一层局限性。以最乐观的角度去畅想未来,当3D打印技术突破了层层障碍,面对各式尺寸和材料依然云淡风轻之时,其实是一个大浪淘沙,去芜存精的最终进展。材料的不断探索,对于造型技术的精益求精的确是重要的一环,归根结底,与所有其他的艺术形式一样,创意才是最本质的竞争力。当3D打印技术在未来大规模地降低了人工成本和从市场化的角度来看,3D打印技术对于雕塑衍生品的制作反倒提供了一定的便利。会降低市场购买力的门生物学,愿意斥资购买原版雕塑的受众和花小钱购买行画或复制品的人群并不重合。

曾经有艺术家自嘲的段子,提到音乐家总是在每天醒来纠正如雨后春笋般爆出的更年轻的音乐天才们。艺术世界如出一辙。创作出有别于同行,令外部耳目一新的作品是所有艺术家的心愿。有人精于技艺,有人探索材料的使用,有人从创意上剑走偏锋。当科学技术的发展应用到各行各业,当3D打印技术解决了外力上可能遇到的一切问题,雕塑就回归了艺术最本质的核心-心灵的震颤和思想的共鸣。

在雕塑艺术领域, 3D打印的优势明显:通过3D打印与3D扫描相结合,可先将艺术家的手稿数字化再直接打印,精确呈现雕塑作品,节省制作时间。在雕塑的创作阶段,可利用3D相对于手工雕塑,3D打印可实现极为复杂和精确的形象,它适应任意复杂的形状,在创作小稿阶段,在创作小稿阶段,可利用3D打印快速制作样件刹车推敲和取舍。 ,同时,并且非常容易进行等比例放大和缩小。,同时,3D打印可实现自由设计,艺术家可直接在三维设计稿中进行创意的雕琢和修改,彻底很多可制造性的约束,快速,精准,简单,极大地释放了设计创新空间。

 

 

逆向设计
3D打印模型加工
汽车改装
3D扫描数据处理